冥烨

月更小王子


就会写乙女和段子


有梗就写,没梗找梗写


有复必回,有求必应


文笔还在磨,应该不至于小学生文笔


因为不想试图写长篇所以没有坑这回事


不会画画,学再多也不会画画


我写的所有东西,好不好看,都你说的算


【我英乙女】与小英雄们的初见与交往

  爆/轰/死/心


        是小段子,总文2000+


        不多,但足以表达我对他们的爱


        好不好看,你说的算


  『爆豪胜己』


  【初见】


  明明很帅气的脸,却总是一副反派的神情,裤子从来不好好穿,双手插袋,步伐嚣张,整个人从眼神到言语都给人带来一股暴躁的气息,看起来极度不好相处,仿佛一不留神就会被他的个性轰炸,


  但莫名其妙他浑身上下散发的这种自信就是有点吸引你,让你想不断靠近他,


  “爆…爆豪…”你试着认识一下这个大学霸,但又有些胆怯,在他从你面前经过时声如细蚊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就后悔了,你赶紧低下头,准备下次再找机会,也没想过真的会被听见,


  结果话音刚落他就停下了脚步,


  “哈?有事!?”


  哇!出现了!标准恶人脸!


  【交往】


  表面暴躁,嘴上骂你的话从没少说,却意外的随和,大多时候是顺着你来的,你说的事他也记在心上,想要的东西也会悄悄的出现在很多你能发现的角落,


  越熟悉越发现他是个处处会为你着想的人,有时发觉他的粗声粗气可能吓到你了,一边嫌弃的说着“女人真麻烦”,一边也会无可奈何的把你捞进怀里用尽方法哄,


  作为一个有主见的男性,日常生活中有很多时候若不是你原则性的意见不同,他会不知不觉改变你的看法,又不会让你感觉太过突兀,


  仿佛雨过天晴后,空气中舒适的气息与温度,给你一种自然而然的感觉,以至于到最后你也不知道为什么顺着他的来了,


  但若是面对你被欺负时,他才不管谁对谁错,孰是孰非,绝对的护犊子,


  “谁敢动你,老子第一个不放过。”


  


  『轰焦冻』


  【初见】


  面对健谈的你,他可能也有许多话想和你说,但又不知道如何回答不会冷场,让你开心,所以开口之后冒出的都是一些简单的音节以作回应,


  但是却因此学会了倾听,


  不论你和他说什么他都会看着你的眼睛,或者表示自己在听,以至于对感情这方面的事反应总会慢半拍的你第一感觉是自己会和他成为好朋友,


  因为感觉是很好的树洞,


  每当你有什么想说的话总会去找他,而他总会停下手中正在做的事,


  “你说,我听。”


  至于他为什么在面对别人时交流并没有什么障碍,甚至有时还会长话连篇的原因,


  谁知道呢。


  【交往】


  深入了解发现,无论在外的他多强势多固执,在你面前就是乖宝宝一个,很听你话却意外的会打直球,时不时会冒出让你耳尖红半天的话,学习好,能力强,性子安静又省心,是多数家长口中的需要被学习的那个人,


  多数家长,大概除去了他自己的,


  所以总会有不少人觉得你带坏了人家,是你用尽手段缠着他让他和你交往,


  反正最终的目的达到了,被人怎么说你倒也不太在意,耸耸肩开开玩笑也就无所谓的过去了,倒是他,听过这种话后总会紧紧牵住你的手,与你十指相扣,冲说话那人满脸认真的回答,


  “是我追的她。”


  


  『死柄木吊』


  【初识】


  你被抓来敌联盟有段时间了,尽管没对你做什么,你也没跟他多做接触,


  你不太爱说话,也有些怕他,


  性子阴晴不定是他的标志,上一秒还有些神经质的笑的开心,下一秒就不知缘由的沉默甚至焦虑,碎发间他的眸子有些骇人,


  明明像个巨婴,什么都写在表面上,却又不知道是不是又要筹划着为了上头条搞出什么大新闻,


  你缩在敌联盟吧台最角落的椅子上,离他有些距离,手里拿着个玻璃杯,看上去是百无聊赖的把玩,其实你在透过杯子悄悄的观察着他,


  杯子一晃,你回过神时,只剩一手的碎渣,而刚刚被你观察的对象已经站到了你面前,凑近你的脸上笑的恶劣,


  “想知道我想干嘛吗?”


  【交往】


  读书人是满肚子墨水,他却是满肚子的坏点子。明明有着聪明的脑子,关键时能冷静分析战局的性子,但面对你的时候总是幼稚非常,恶作剧捉弄你都是家常便饭,


  倒像一个真正无忧无虑的少年,


  你有光脚下地的习惯,尤其是刚起床迷迷糊糊又口渴着急喝水,更懒的去找不知道上床时胡乱脱到哪里的拖鞋,跑的更欢,


  见此,他会毫不留情的直接把你丢到床上或者沙发上,把你拢在身下有模有样的威胁你,


  但在你出门时,他会试着仔仔细细的擦地,然后对着一堆又一堆疑似抹布的残骸烦躁的挠脖子,


  又是和平的一天,你跑去客厅拿东西时又被无情的抓回了床上,


  “不穿鞋,忘记上次的教训了吗,小鬼?”


  气氛正好,一切顺理成章,而正被他摁着亲堵着嘴的你含含糊糊的说着,


  “你该涂润唇膏了…”


  “…闭嘴!臭小鬼!”


  


  『心操人使』


  【初见】


  你已经注意他一段时间了,但并没有搭上话,


  默默观察了他许久的你发现,除了体育祭上的那一刻,他眼里鲜少的闪烁着光芒以外,不管是上课,吃饭,和人讲话还是单纯坐着发呆,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好像什么都不上心,在你看来让他打起精神去认真做的事可能并不多,


  你总感觉他反射弧有些过长,毕竟第一次和他说话时,他盯你半天才想起回答,也有部分他那眼下明显的乌青的原因吧,你觉得他可能是严重睡眠不足,随时能趴在桌子上眯一觉的那种,


  而在表白时为了缓解害羞,你尝试着转移话题,便把这疑问说出了口,


  “这世间除了你,哪还有什么值得我用心的。”他眉眼温柔,笑的好看,简直是直击你心窝,


  嗯,更羞了


  【交往】


  交往后和他相处总能感受到深深的暖意,对于你的事严谨且细心,来自他的温柔不声不响渗透进你生活的角落,生理期的红糖水与止疼药,冬天的长围巾和厚外套,夏天的小风扇和温度恰到好处的空调,还有睡着时掖好的被角,


  但这种温暖却让人有些心疼。


  有人说,温柔的人都是在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难过之后,决定不让别人也经历这种难过,而这份血淋淋体贴,被人称作温柔,


  你居然有些赞同这句话,


  心操的个性特殊,被别人误解,至少还有你对他成为英雄的期待,


  但你不知道,现在的他有也只有你,所以更不想让你受到任何委屈,来自他也不行。


  “我在这,别哭。”


====================================

       

我永远喜欢心操人使


【我英乙女】心操人使×你

  私设有,随心写,

  不少设定忘的差不多了,但不妨碍我爱心操人使,

  3000+

  好不好看,你说的算,

  =====================================

  公车上,一句句发音平坦的英语顺着耳机线传到你的脑中,窗外一片片茂盛的树丛隔着玻璃快速的向后移动,可你却盯着自己的膝盖,

  又到了夏天,这个多雨的,到处都开空调的季节,也是你膝盖最疼的季节,

  你曾经受过伤,膝盖结结实实的摔在过台阶的隆起处,伤到了关节,导致你时不时腿会突然支撑不住身体而脱力,这也是你未能进入英雄科的理由,

  纵然理论知识信手拈来,纵然个性的可塑性很高,可这时不时出现的问题也成为了难以跨越的一大障碍,毕竟在战斗中,这是致命的,所以你也安心的呆在了普通科,

  但也算因祸得福,这个困扰你不短时间的问题居然成为了你和心操人使关系变到现在这种还算不错的状态的契机,

  =====================================

  普通科和英雄科不同,没有几次能运用个性的经历,所以你们开学后过了许久才迎来了一次组队实战的训练测试,

  该说有幸吗,你和心操人使分在了一起,最后一组,所以你们有大把的时间商量对策,

  虽然对于普通科来讲其实没太有必要,但你还是来找他了,结果…

  “毕竟他们都知道我个性的发动条件,肯定会有防备,怎么说呢…”心操人使有些兴致缺缺,

  “我大概派不太上用场。”

  大概是他脸上若隐若无的苦笑刺痛了你,那一刻你什么别的想法都没了,

  你只知道,他不该这样,不该被拘泥在普通科,他必须大放异彩,

  

  “心操同学,控制我。”

  心操人使看着你,有些讶异,不太明白你说出这话的意义,

  “你的个性发动后,不是所有命令都要执行的吗,”

  “连性命都会豁上,更何况我小小的旧伤干扰。”

  你耐心的一点一点说出你的目的,一个很大胆的策略,

  “我想让心操同学证明,”

  “你的个性,加上一个强劲的攻击方式,”

  “天下无敌。”

  虽然话说的有些过,但事实如此,他的个性只是没有太强的攻击性罢了,

  大概是第一次被这种无条件的信任,毕竟从前听过最多的就是“你的个性很厉害,但可不要控制我们哦”这样的言论,

  “好。”

  居然让他,都也有些热血沸腾了啊。

  等你意识回笼时,你已经躺在了医务室,窗帘被风吹的呼呼作响,你忽然起身,脑袋有些晕,下意识的扶了一下额头,却被抓住了手,

  “不舒服吗?”

  眼前的心操人使已经换回了校服,眉头紧蹙,死死的盯着你,

  你摇了摇头,回想着晕倒前的事情,好像被心操人使叫了一声…然后…然后怎么了来着…

  啊,对了!

  “…我们赢了吗!?”

  他被你突然反抓的举动吓了一跳,愣了一瞬又恢复了原来那副模样,

  “嗯,你这么拼命,当然赢了。”

  只是…没有达成你想要的目的而已。

  这一战,只是让他们意识到了,假若没有被体质所影响的你,到底有多强,

  而他的所作所为,没有给他们对他的评价留下太大的改变,

  这些他都没有对你说出口,只是看你兴奋的恨不得在床上蹦两下,他的心情也莫名好了起来,

  谁在乎呢,反正来日方长,

  从那以后,你们两人的关系又近了一步,时不时也会放松的一起聊聊天,对于别人的八卦你也只是嘴上说着“啊我们是超棒的搭档!”,但是心里想的却完全不一样,

  他是个英雄,你的英雄,

  他与你不同,他只是缺少一个输出的条件,假以时日他获得了这个条件,肯定会成为那种闪闪发光,超级帅气的英雄,就像…像相泽老师那样的!

  而你因为身体原因,注定要和成为英雄失之交臂,更何况,你也并没有什么必须要成为英雄的理由,没有那么坚定的信念,

  所以你更不能把他绑在身边,只是悄悄的把这份喜爱之情藏在心底,微笑着留存更多的力量,默默的去给心操人使鼓励,

  他终归不是属于你自己一人的英雄。

  ===================================

  转眼到了雄英教学楼楼下,你抬头看了看楼梯,又低头看了看腿,苦恼等下怎么走到教室,会不会又突然整条腿使不上力,摔个狗吃屎,

  时间还早,你一步一步走的认真,手顺着扶手要碰不碰,随时准备牢牢抓住这救命稻草,

  “啊,你来了啊。”

  声音从上方传来,你抬头,看到了现在楼梯口的心操人使和那张在你眼里十分帅气的脸,他皮肤很白,更显的他眼下的乌青更明显,

  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呢?

  你分着心,也没有耽误这可贵的搭话机会,

  “早啊,心操!”你笑的发自真心,而下一秒你腿的失去控制也发自真心,

  你只顾与心操人使讲话,不曾想膝盖上的定时炸弹就在你掉以轻心时出了状况,脑子还未作出什么反应,整条腿像卡住了的机器轴承,承受不住来自你整个身体的重量,向前扑去,

  要死要死要死,再怎么样也不想在喜欢的人面前这么狼狈啊,

  这是你在那一瞬脑海中冒出来的唯一想法,原本已经准备好迎接来自冰冷台阶的亲密接触了,却忽的被捞住了,

  嗯,捞住的,心操人使捞住的,被拉起来后的你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那一刻的你十分确信,因为你清晰的感受到了他一条手臂紧紧的勒着你的腰,还有来自他的就算不是初次接触也让你很贪恋的温度,

  “啊,抱歉抱歉,谢谢你接住我啊心操!”

  你不敢多做停留,边说着手向旁边伸去寻找楼梯扶手,

  就算这种场面很偶像剧没错,但是你不觉得会适合情绪不轻易外露的他,

  “喂。”

  还没等你直起身,他开了口,那声音很近,近到你对着他的那一侧皮肤甚至能清晰的感觉他呼出空气的濡湿,你下意识的应了一句,随之而来的就是意识被剥夺的空白,

  这让你有些不知所措,

  “再多靠会。”

  听罢,你已经分不清这到底是出于你的自愿还是来源于他个性给你的控制,总而言之,你乖顺的靠了回去,你能感觉到他的手在缓缓抚摸着你的发丝,从发顶顺到发梢,似乎很满意你的听话,

  “虽然有些唐突,也有些随意,但我觉得这种投怀送抱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你能听到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强迫自己冷静,又像是想要留住什么,

  “请问…能做我女朋友吗。”

  ——那天,你听到他这么说。

  =====================================

  心操人使其实一直在关注你,他所认为的你们关系变好的时间比你所认为的要早

  从你介绍自己个性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没停止过对你的观察,

  你的个性,很强,和他的根本不是一个等级,更何况你也不是不好好学习的性子,这些种种让他很好奇你没有进入英雄科的原因,但终归没有做过什么交流,

  直到有一天的体术课,与他人对战的你突然跪倒在了场地上,老师赶紧叫停了课程,让已经结束训练的心操人使将你送到治愈女郎那里,

  “心操同学,放我下来吧。”

  你的强烈不适在当时只是一瞬间的,所以并不需要过于长久的制动,

  那时的你们并不熟,他也不是多管闲事的性子,没多纠结,只是微微俯下身,方便你从他背上下来,不至于再伤到哪里。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谢谢你啊,心操同学。”

  他出乎意料的拒绝了你。

  言外之意就是他必须亲自将你送到医务室

  你眨眨眼,

  意外的是个好人呢…

  也没多想,只是乖巧的跟在了心操身后,

  “我啊,腿上有伤,时不时出问题,原本我以为我连进入这座英雄学院的资格都没有,也不知道可以到什么时候,”

  你开口,这话不知道到底是说给心操来满足他的好奇心,还是说给自己去坚持,去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机会,

  你突然想起了体育祭上的他,“但是心操对于英雄的意志很坚定,和我完全不一样啊…况且还有这么有趣的个性,”

  那天是个晴天,你们二人走在树荫下,阳光透过叶间的缝隙斑驳的照在你身上,衣服上,眼睛上,闪闪发光,

  “一定、绝对会成为非常令人敬佩的英雄!”

  ——那天,他听到你这么说。

  ==================================

  “所以说!”

  你一手抱着课本,另一只拍了拍脑袋,有些懊恼,

  “在一起的那天,人使到底有没有控制我啊!”

  明明那天的一切是有印象的!那怎么就…怎么就轻而易举的被吃的死死的了呢??

  虽然不排除你本来就喜欢他的因素…

  “啊…这你得仔细想想了。”心操人使声线平淡,胡乱的抚了下你的发顶,但面上又抑制不住笑容,

  若不是那一瞬间解除了个性,你又怎么能在控制中自主说出心意呢?

  有点傻的丫头呢…

  想亲。

  

  

  

  

  

         一门心思冲着英雄去的人使真的闪闪发光啊…